中醫是唯一能夠體現「有機整體」的科學:既與「元一的道」神交,又與「活的自然」契合,因而它最具真理性和生命力。相比之下,一切與「機械論」相關的科學,都只具有相對真理;其正面與負面如影隨形,直到遇到環境極限而激化矛盾,而凸顯謬誤。由此,萊布尼茨看重中醫。從這個意義上講,他希望他的「單子論」與中醫同構,而迥異於「原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