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最新試驗研究,末期黑色素瘤患者服用瑞士羅氏藥廠(Roche)與日本第一三共公司(Daiichi Sankyo)研發的實驗藥物治療,死亡率比進行化療的患者低63%。 藥物vemurafenib是用於治療腫瘤存在突變基因BRAF的患者。所有黑色素瘤患者當中,約有一半的人擁有這種基因變異。黑色素瘤是一種最致命的皮膚癌。 主要研究員紐約史隆凱特靈紀念醫院(Memorial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醫師柴普曼(PaulChapman)表示,試驗結果「比預期佳」,他指出,在患者服用標靶藥物使病情明顯好轉後,測試計畫已經經過修正。 研究人員今天在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會議上發表研究結果,受試者包括675名先前未受治療,且手術無法移除的轉移性黑色素瘤末期患者,他們均有BRAF突變基因。 經過平均3個月的治療後,服用vemurafenib的患者,死亡風險比使用化療藥物dacarbazine減少63%,癌症惡化風險也相對降低74%。 以羅氏藥廠藥物治療的患者,將近50%的人出現腫瘤縮小情況,相較於化療受試者只有5.5%。 最常見的副作用是皮疹、光敏反應和關節疼痛。約有18%的患者罹患低惡性度皮膚癌。 根據羅氏基因科技單位Genentech腫瘤全球研發部主管霍寧(Sandra Horning),羅氏期盼美國和歐洲監管機關年底前會決定批准這款藥物。 癌的啟示:新藥讓黑色素瘤打「靶」 今年在美國臨床癌病協會周年會議發表的最新研究,多種常見的癌病在治療上都沒有太大驚喜,反而多年在治療上都沒有甚麼突破的黑色素瘤上,有多種嶄新的標靶藥湧現,療效令人鼓舞。 黑色素瘤是高度惡性的皮膚癌,有很強的擴散能力,治療主要靠手術切除,電療和化療的幫助頗為有限。可能和近年喜愛陽光海灘的風氣有關,黑色素瘤的個案在白人為主的西方國家不斷上升,升幅遠超其他癌病!在陽光普照的澳洲,黑色素瘤的患病率更是全球之冠。要預防皮膚癌,防曬措施如保護力強的太陽油和避免長期暴曬,都是長久的不二法門。 黑色素瘤在黃皮膚的亞洲人上並不常見,但亦有增加趨勢。有些亦可生長在陽光不常照射到之處,如口腔黏膜、肛門和腳板底部。 談起黑色素瘤,不得不提我國的「二胡王后」閔惠芬。閔女士在1963年還未滿18歲時,便於「上海之春」音樂會舉辦的大規模二胡比賽中獲得一等獎,此後跳級升入上海音樂學院,隨後成為家喻戶曉的二胡大師。怎料在1981年她演奏事業正值巔峰之際,閔女士患上黑色素瘤,前後動了六次手術,從腋下到股腹,都是長長的疤痕,可謂「體無完膚」。「我自初中便學習二胡,深深知道這些疤痕對要求細緻的運弓和按弦會造成多大的障礙。」怎料在1987年,闊別舞台六年的閔惠芬奇迹地復出演奏,技藝更見歷練,令大家嘆為觀止。 可見,要戰勝腫瘤,病人堅毅的意志和醫生的診治同樣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