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_弘一法師 。「悲欣交集」

花繁柳密處撥得開,方見手段;風狂雨驟時立得定,才是腳跟。 弘一法師 弘一法師一生寫下許多經典語錄、處世格言。前文引的是其中名句。「花繁柳密處」形容人生處事的複雜難纏,許多事情讓人看不到前路,人與人的糾葛,關係重疊,使人顧此失彼,順得哥來失嫂意,不知如何處理。弘一法師認為,處此境況,能夠「撥得開」方顯出手段。「風狂雨驟時」形容種種逆境厄運襲來,考驗人的意志,對原則的堅持,對目標的堅定,「立得定」就是不為利益或威脅所動,才顯出有「腳跟」。 手段與腳跟又互為因果:立得定才能撥得開,或撥得開才會立得定。而這二者都是人生最重要的修為。 回過頭來看弘一大師寫下這四個字的當天,即1943年,農曆九月初一,這一天,正是他離世前的第三天。也恰是在這一天,弘一法師對眾人說「不要再請醫者,我要離開了」。隨後,他便寫下了這四字,於三天後安然離世。離世時,他臉上掛着笑,眼角含着淚花!這一幕,正如他所寫的「悲欣交集」四字。 對於弘一法師臨終時的詭異筆體,一位書法大家曾這樣評價說:表面看,然而,他臨終所書的「悲欣交集」四字,若從書法專業角度評判的話,實是完全顛覆書法的存在。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四個字,極像氣力不夠的孩子所寫,不僅毫無書法價值可言,竟連書畫最基本的美感,都絲毫不見!這究竟是為何? 至今為止,任何一位書畫大家,都模仿不出來。而模仿不出來的原因,卻無人能解。相比之下,另一位書法大家的解讀也相當有意思,巧的是,這位書法大家,和弘一法師一樣,也是佛門中人。他說:弘一死前的「悲欣交集」四字,雖絲毫沒有他作為書法大家的書風,但卻恰是他作為書法大家甚至佛家高僧的最高境界。原因很簡單:這四字,結字無塵氣,運筆無火氣,點化空靈,無一絲約束的痕跡。一句話:好自在啊!聽完這段解析,再細看弘一法師的「悲欣交集」四字,才恍悟,原來這看似稚嫩的筆體里,竟藏着弘一法師對人生的體悟。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所寫的雖是「悲欣」,實際卻已達到了「一切由心,自由自在,無樂無苦,無喜無悲」的境界。這種境界,正是佛家所講的「觀自在」。而要達到這種境界,非得全然「空性」才可以。這也恰是弘一法師「悲欣交集」四字無人可模仿的原因,因為,這四字遠不是用筆能寫出來的,恰是用「空性」所書。

mm_吳冠中的藝術(精選)

吳冠中(1919 – 2010) 中國當代畫壇大師。2009年中,大師吳冠中主動聯絡香港藝術館,表示願意捐贈三十多幅作品給香港,總值逾一億五千萬。 吳冠中先生走了,2010年6月25日晚,美術界一代宗師的生命永遠定格。從藝術家到教育家,從畫家到戰士。他致力於推進油畫民族化,又一次次站在藝術界的風口浪尖。超高人氣作品成了造假目標,又惹上“剽竊案”,抨擊美協、畫院、文聯、作協等各種藝術家組織以錢養人,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吳冠中儼然構成一種藝術現象,成為一個時代的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