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島椿山茶花籽100%護髮油

自1927年出產以來,80年來成為日本家庭必備日用品,近六年來因網絡不斷熱烈討論,登上日本美妝公信榜COSME護髮類6度Top冠軍。

BAK_沈平先生《不負此生》

《美術家》雜誌介紹沈平先生:《不負此生》 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一批中國內地文藝界的精英,雜在移民大軍中來到香港。美術界有我們熟悉的林風眠、劉海粟、黃永玉,還有更多的是一些受過專業訓練,尚未成名的青年畫家。文革驚魂未定,對創作自由的嚮往是他們離開故土的重要原因。這裡我們介紹的沈平便在其中。然而,這並非沈平第一次遠走他鄉。沈平的第一次是由中國東南的上海「支邊」赴大西北的新疆,跨度反差之大,恰可用「天南地北」形容。「支邊」是支援邊疆建設的簡稱,不同於文革期間的「插隊落戶」。「插隊」是違背本意的迫遷,「支邊」則是主動的抉擇,在當時是追求理想,犧牲個人利益的崇高舉動。 新疆地處邊陲,文化藝術卻並不邊緣。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裡除了有進疆部隊的文藝幹部,還收編了國民黨軍隊的政工人員,其中不乏優秀的藝術家。另外,歷次政治運動也由內地向新疆下放了大批藝術人材,例如:詩人艾青、漫畫家沈同衡等。特殊的歷史條件,構建了新疆厚實的文化基礎,在這裡,沈平由美術愛好者成長為初具成就的畫家。時至今日,很多出自新疆的藝術家仍活躍在中國畫壇並佔有重要地位:劉曦林、關維興、韓國臻、葉毓中、田黎明、李錫武、李山、劉開基、劉開業、劉南生……那可真是一張長長的名單。 一九八零年,沈平又一次移民。目的地原是美國,路經香港便不再離去。這裡畢竟是中國的土地,有自己熟悉的風土人情。初到香港的沈平夫婦,住進一間出版社堆放書籍的倉庫,開始人生的另一歷程。無獨有偶,初到香港的林風眠,也是住在中僑國貨的貨倉。說實話,新移民的我們那時羨慕的不是李嘉誠,而是住在公屋,或者木屋、鐵皮屋的最低層的香港市民。我真 想知道,李嘉誠先生當初移民香港,又是住在哪裡? 四十年過去,當年的新移民都上了岸,沈平也成為香港和中國畫界舉足輕重不可或缺的人物。回顧往事,我們感激香港社會的包容,多謝她提供的公平機會,同時我們也感到欣慰,因為我們的勤奮和努力,我們對這個城市有所奉獻而沒有成為她的負累。 沈平富於感情。藝術中的他由新疆的天山、草原到香港的避風塘、鐵皮屋,處處洋溢出對生活的熱愛。生活中的他同樣多情,對多病妻子的照顧,對長輩和親友的關愛,都被朋友們奉為楷模。 沈平深愛自己的祖國,這種感情與生俱來,全無政治或者經濟利益驅動,沒有半點造作。他與自己的國家身心一體,血脈相通。他訂閱十多種內地的雜誌和報紙,他收看中央台和鳳凰台的電視節目,他為中國各方面尤其是藝術方面的發展和進步歡欣鼓舞,他也為國家的困難和挫折憂慮焦急。與此同時,他為香港美術的發展耿耿於懷。他常將內地的發展和香港作比較,他寫文章議論藝事,策劃畫展推動創作,他真心地希望香港的美術人材得到發掘,畫家的地位得以提高,本土的藝術可以得到大幅和長足的發展。沈平不以口舌,而是以行動來抒發他「愛國愛港」的情懷。 沈平來自毛澤東時代,作為宣傳工具他必須運用所有藝術手段去完成黨的任務,如此這般,特定的歷史造就了一個基礎堅實寬闊的全方位藝術家。 香港是西方文化主導的城市,視覺藝術的主流是西方流行文化、前衛藝術的延伸,傳統的西方藝術,水彩油畫素描之類似乎早已隨風而去隱於歷史的背影之中。沈平的水彩能在這様的氛圍中存在並突岀不能不說是一個異數,不由得我們去關注和研究。 當下大多數藝術家醉心於藝術技巧的創新,忽視思想情感的表達,惟沈平用最純樸最原始的技法直接抒寫眼之所見心之所感,不刻意營造驚人的視覺效果,卻常有神來之筆令我們傾倒。昔日,毛澤東有藝術「源於生活高於生活」之論,沈平實踐這個理論,創作了大批可觀可賞可思可想的作品,沈平的存在正是藝術存在感的體現。 《美術家》雜誌黃俊如先生帶來一批沈平的水彩作品,題材半為新彊半為香港,是他藝術人生的結晶。《銅鑼灣的電車》密不透風五顏六色的招牌與白色的電車形成強烈對比,不僅是色彩的對比,更是用光怪陸離的繁華去反襯純潔平靜的意識。大隱隱於市,這張當代寫生作品具有中國傳統繪畫的意境,頗堪玩味。 《大澳即景》畫的是漁村興建中的建築物,用了大量的直線表現棚架,水彩畫中少見這類作品。認真去看,這些線條 有的一筆直落,也有斷斷續續筆斷氣連,還有的是在染色中留白形成,如果截 取畫作右部加以放大,這些不經意的線條就是一張極具形式美的抽象作品。 《避風塘船家》中的用線同樣令人注目,線條多是留白而成,由於運筆粗拙頓挫,白色的線條真實地表現出纜索的質感,同時還留下令人咀嚼的金石味。 《老香港系列之石板街》不加說明就是一張水墨畫,作者顯然是依據那個「老」字而定下表現手法。畫中石板階梯自上而下沒有起點,行人自下而上沒有終點,留意到行人全是向上行走,似乎在暗喻香港的百年歷史和未來的進程,難怪畫面沒有歷史的滄桑卻充滿清晨的陽光。 《喀什小巷》構圖大膽,左右大片留白,色彩深沉的小巷約佔畫面十分之一,畫作聚焦在巷中門廊,而焦點是一位身披陽光手牽稚童迎面走來的紅衣少婦。由大至小,由小致大。在這古老的小巷我們感受到平和,感受到愛,感受到希望。 《五彩山下》今我眼前一亮,大筆揮過,粗糙的紙面令色彩中現岀白色的斑點,借用傳統水墨枯筆飛白的技巧收到非夷所思的效果:山石中的石英竟然在我們眼前閃爍。利用新的技法寫生傳神,沈平提供了一個典範。 《草原人家》化平凡為神奇,天空草地混為一體,大筆用色鋪滿畫面,留岀兩頂白色的帳篷。帳蓬幾乎不落一筆,只用繩索的線條去顯現它們的體積。驟眼看來,大方明快,像是一幅套色版畫。再看細部,跳動活潑的筆觸點染出牧人、摩拖車和馬匹,摩托車很重要,是這戶人家的時代特徵。特別引起我注意的是那個牧人,潦潦幾筆不但畫岀牧人的形象,更活靈活現地畫出了他的肢體語言一一他在享受緊張勞作之後的無所事事。 總體來看,這些來自攝影的寫生作品既沒有攝影感也沒有習作感,同時將水墨版畫等其它畫種的表現手法不着痕跡地融於其中。 在香港,藝術商品化令很多畫家輕視基本功的訓練,作品徒具形式蒼白乏味,此時此地,我們要感謝沈平為我們展示了基礎訓練的重要性。 醫學發達,社會進步,古稀之年的我們離終點還有不短的距離,期待無愧此生的沈平給我們帶來新的歡愉和贊嘆。 作者: 黃孝逵 2019年9月於清水居

book_The Adventures Of Tintin (丁丁歷險記)

Tintin’s 90th Birthday Recalls Why It Was A Fine Mess Of The Last Century Back in 1929, Tintin was a globetrotting newspaper reporter and adventurer, born in war-ravaged Belgium recuperating from high unemployment and fascist political regime. As 2019 marked the 90th birthday of Tintin and his fox terrier Snowy, Hergé basks in all his glories as the proud fath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