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 Through Time Into Healing 【生命輪迴 – 超越時空的前世療法】(美)布萊恩-魏斯 博士

我的專業生涯一直是單向的,而且極為學術性,想不到卻碰到上門求診的凱瑟琳,讓我經歷一場難以置信的經驗,整個過程在《前世今生》一書中有詳細描述。

BUF_黃念祖居士:旅美之旅&淨空法師

這次去是因於美國的『蓮花精舍』之邀請。這個『蓮花精舍』大家恐怕還很陌生,她是在美國的一個真實修持的密宗團體,跟別的社團不一樣,不是搞一些宣傳,要發展很多人,而是一個很注重實修的團體。 這個團體的結成,都是一些高級知識份子、專家、博士以及很拔尖的科技工作者。這個團體是修行的紅教和白教,為密宗的舊派,以諾那祖師、貢噶呼圖克圖的法為傳承。貢噶呼圖克圖,年歲大一點的佛教徒還都知道,很多還是皈依過他、見過他的。這兩位一個是紅教、一個是白教,合二為一的。蓮花精舍就是以繼承這個法為主的,著重實修守戒,跟別的不一樣,別的宗教團體許多都是亂搞的,而這個團體特別注重嚴守戒律的。 解放以後至十三年前,國內當然什麼宗教活動都是不能公開的,所以『蓮花精舍』也就沒有公開的活動。國內沒有活動了,但是國外的活動還是照常的。 現在,由於國外有些書、刊物不斷對於我有些介紹,所以國外知道的人還很多,使得我能在『蓮花精舍』有個地位的確定(編者按:這個地位是指黃老本人為金剛上師),但在國內沒有人知道我,在北京現在在座的人,知道的沒有幾個人,而在國外,他們把上師的遺囑翻印又翻印,所以大家都知道我。也正因此,他們就請我去,我再三推,直推到今年,暫時沒有任務了,因此就實現諾言了。為『蓮花精舍』去到那裡旅行,這也是我上師遺留給我的任務。我在中國、在美國是一致的。我上師所給我的任務是在『蓮花精舍』之內,出了『蓮花精舍』,那咱們就不以『蓮花精舍』的情況論了。他們公開發表一個文稿,介紹黃念祖上師,其實應改成『黃念祖居士』。因為這是對外,對外就不能這麼稱,而應稱『居士』。一般的佛教信徒而已,在國內國外這是一致的。 這次去,意外的是什麼呢?這個情形值得跟大家說一說,就是在華盛頓沒有寺院,我去了之後,人家問我:『你對華盛頓印象怎麼樣?』我說:『印象都好,乾淨極了,非常寬闊,一點不擠,不是人擠人,車擠車。非常瀟灑、鬆散、乾淨。』我說:『這個我都很滿意,就是缺個寺院。』於是,他們便積極想搞個寺院。『華府佛教會』也在募捐。找了個地方跟咱們居士林似的。它的前身是一個文化中心,所以是借來的臨時的會址,本不在此辦公,只在那兒開會,就是請人講經說法時才用那個地方。那個中心的前身就是『台灣同鄉會』。他們的宗旨很明顯,就是請人來講經而用。在這裡說法之前,他們要先做一番宣傳工作。要說台灣怎麼怎麼好。那麼對於我來說,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了(因為我是從大陸來的)。本來要宣傳一番的,因為這個原因而免了。這是一個障礙。 第二個障礙就是,一個法師是他們的會長,稱為『邀領』,因為『廟』裡沒有和尚嘛,所以只能稱這個法師為『邀領』。 這個法師剛在此地講完一部經,因為不常住此處,臨走前他宣佈說:『你們不要再請人講了』原因是怕大家聽經聽亂了,所以本來是不許再聽別人講的了。那麼這又是一個障礙。 意想不到的就是這個法師,他叫做『淨空』。他人非常客氣,稱我為『黃念祖居士』。淨空法師在四個月之前,也就是一九八七年,我去的時候是夏秋之際,他當時正在這領導整個當地的佛教會學習。在學習什麼呢?學習夏老師會集的這一部《大乘無量壽經》。這個因緣是很特殊的!《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正在領大家學習這個經,而且訂出了每一章、每一條,要點是什麼、有哪些經文搞出來應該背誦的……這都是法師他親筆寫的,複印給大家。這是很嚴肅、很有規格的。所以在我來之前,他們已經很周密地、系統地在學習《無量壽經》。 他在教大家開始學習之前,先有一個總的引言:為什麼要學習這個經?他引了六段話,有古德的話、有名人的話,其中第三段就引了我的話。這第三段是用中英文標注的。為什麼要學習《無量壽經》?下面是英文註解,因為他們是在美國嘛。其中這第三段標注的就是黃念祖居士怎麼怎麼說的,因此在美國由於學習《無量壽經》,對於我這個名字他們已經很熟了,人手一份發給大家。而且我這段話還引了很長……所以有這麼一個因緣,那麼就突破了上面講的三個障礙了,所以他們就邀請我去講,而且我在『蓮花精舍』的活動,他們能參加的盡量都來了。他們也想借這個地方來聽法,聯繫活動的次數很多。在我講話時,滿桌子都是答錄機,吃著飯、走路……凡只要你張開嘴,這個答錄機就錄個不停。共做了五次錄影。當我臨走時,他們的會長一直把我送到飛機的機艙口,代表他們佛教會、宣傳部歡送我,這是我沒有想到的。 為什麼對這次訪美活動,值得在此跟大家提一提呢?因為我是大陸的佛教徒,是頭一個到了華盛頓和那邊的佛教徒會見。在他們的印象中,只有台灣佛教徒,因為去的人都是台灣的,法師也是台灣的,印經什麼的也都是台灣的。所以這個因緣就引出因緣來,看到我的《谷響集》、《淨土資糧》,他們的法師和群眾們都認為很好。這位法師馬上又要回台灣,所以把我這兩部書還要帶到台灣去。為什麼帶去呢?他們設備很先進,通過電腦處理之後,就把我們現在印的這個簡體字版本自動全變成了繁體字。因為他們台灣人以及在美國居住的台灣人,看大陸書本上的簡體字很吃力,所以他們需要再轉換成繁體字重新出書,將來我這個《大經解》印出來之後,他們預備也要這麼做。 這個佛教會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主持人等等以及成員都年輕有為,大都在三四十歲,朝氣蓬勃。會長是從事公路工程的一位科技人員,他愛人是搞電腦的,為圖書館主任,是一個女的,三十多歲。所以,都是一些職業高級知識份子,各個方面都很突出。 這其中有一個人,很有智慧!她念《金剛經》念到: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於是她就提問:我覺得這樣還不圓滿呢! 那個淨空法師就給她解釋:『還有四句沒翻出來,都翻出來就圓滿了』。 確實,後頭還有四句,所有的古譯佛經,就屬鳩摩羅什大師特別,總是把八句變成四句了。其餘的,如玄奘、義淨等譯經大師,翻譯的都是八句,鳩摩羅什是綜合其意才翻譯成這麼四句話,按八句來講,後頭還有四句話: 『應觀導師體,即法界法性。』 不能以音聲求我,不以色求我,那是什麼呢?你應該看導師之體,也就是法界的法性。法身不可見,法性就不可知。非你這個思量中的,不可思議呀!你不能思,你思不能思,你不思就不知道嘛。是不是說導師沒有法身呢?……這麼翻譯就圓滿了。 這個女士很有智慧。她自己就體會到了,這四句裡是有所欠缺的。由此可見,他們這些人的可貴之處,而且是在這個導師領導之下的結果。 回來之後才更多地瞭解了這個淨空法師。在美國當時,當然這一個因緣關係我是明白的:他是台灣李炳南的弟子。這個李炳南在台灣完全成一個權威了,講《易經》、講佛法……領導三個團體,大家都是一致敬仰他,九十多歲往生的,他也是夏(蓮居)老師的學生,也就是我舅父梅光羲居士的學生。而淨空法師又是李炳南的弟子,後來出家作了和尚。 這個人是如何呢?鄭頌英居士(編者按:鄭老乃上海大居士)來信告訴我說:『這個人是辯才無礙了』。我跟他沒有見面,但是他聽說了我後,歡迎我去講,而且他把我的書又從美國帶到台灣去印。先前對於他,我沒有多少瞭解,而上海鄭頌英居士知道,說這個人講禪、講淨土……是辯才無礙了!在美國當地,我當時也聽到過這話,說是他先前講法前還要作個預備,後來就不用預備了,講什麼都是自然流出了。我當時聽到這話,只覺得這是弟子們對於自己師父的一種讚揚的話,所以沒有十分留意。等聽到鄭頌英也有這個說法,才算就真是知道了。這是一位大德! 華盛頓是美國的首都,那裡的居士們正是在淨空法師的領導之下,研究《無量壽經》。研究過程中,提倡佛法,很正規的!對於這麼一個佛教會,我覺得:不管是從佛教的角度來看,還是從世界和平的角度來看,這都是件很值得歡迎、很令人鼓舞的事兒,更何況他們的一些骨幹都是很有朝氣的人! 在此我是談自己的雜感,說了好的、光明的一面,同時也碰見一些成員身上存在著一些問題。其實,這個問題是到處存在的,咱們中國大陸有、香港有、台灣有、美國也有。其中有一位居士,她是一位機械學博士的夫人,要說也應該是很有知識的人啦,但是對於佛教,她理解得非常幼稚。她跟我說,她從小就學佛,但她學佛是從『一貫道』那學的。大家要聽這個話,不是很奇怪嗎!她學佛是從一貫道那學的?而且現在這個『一貫道』在台灣還成為了合法團體。對於『一貫道』,我們是很清楚的!那是為帝國主義服務的組織,為日本人服務的。搞的許多都是弄虛做假。我當年在山西就看到過一些表演,其實就是弄虛做假的,這個表演者表演給大家看,比如說:一個雞蛋向後一擦就出了好多字。這是怎麼做的呢?其實很容易!用牛奶寫的字,粘牛奶寫在這個雞蛋上,用香灰一塗,字就出來了。還有,用紙在蠟燭上一烤,字就出來了。這是怎麼做的呢?這是拿礬水在白紙上寫字,寫完了之後,你在火上一烤,字就出來了,水裡一泡,字也可以出來。他們就是用這個來騙人的。像這樣的一些東西居然變成合法團體?還有真許多人不分,竟覺得自己信佛從『一貫道』那開始的。 再有就是,一些人供佛之外還供黃大仙。咱們聽了也覺得很奇怪!這黃大仙在香港大大的有名,所以凡是拍電影的人,我們知道都是些很時髦的人,本不應該迷信的是不?但是所有的香港電影明星,在要上鏡頭之前,他必定地沒有一個例外地到黃大仙那去磕頭。這個黃大仙就從香港傳到台灣的,再從台灣帶到美國。所以有些人供佛之外還供黃大仙。第一個問題是道教跟佛教分不清。第二個問題就是佛教跟仙道分不清。 南方黃、王不分,那王大仙也就是黃大仙。咱們北方常有:長、白、黃、柳這四種。蛇、狐狸、黃鼠狼、刺蝟等等這四大門。這黃大仙就是四大門之一。這不就是仙跟佛不分嘛!也就是邪鬼、神和佛分不清。 第三個現象就是:有一個人跟我說,他皈依了某某人,這個名子我暫時不說。她還覺得很自負,以為自己是學密的,很先進哪!這個人也是位女士,而且通過她講的一些經歷,我一聽就明白了,後來我就不再跟她談話了,就躲開她了。不能再談話了!她這個師父本來就是外道,後來大寶法玊到了美國之後,他(指這個所謂的師父)皈依了大寶法玊,一皈依之後,他自己就自稱為密宗的金剛上師了。天下哪有這個事啊!一個外道,找個活佛皈依了一下,就是金剛上師了?而且收的徒弟極多,他的徒弟不但在美國,在咱們中國雲南也有。修了多少年的密宗,卻皈依了他,都拜他為師。目前在國內,也有類似的事。前兩天,氣功雜誌的總編輯到我這來,要瞭解這類情況。現在許多人都是自稱為密宗傳人,而且都是大傳奇(神奇)法。其實是大傳其不正當之法!所以這是一些特殊的情況。 這些問題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佛呀?道呀?到底區別有多大?有一個典型的例子:一個老太太,她到寺院裡來就穿上咱們這個法衣,像個居士相;到了道觀就把頭髮往上一梳,穿上道姑的衣服……她的兒子很擔心,說:『你這個樣子下去,你往生不了哇!』。她說:『我不管那個,誰解決我問題,我就給誰嗑頭。』就是這樣不分哪!兩邊忙,佛教有會,她跑來幫忙,現居士身,道教那有什麼事,她就現道教那個修行的身份,跑到那幫忙去。這都是不分哪!這種不分有什麼影響呢?這種事情帶有普遍性,我們對於這個從外道(原來就是接近外道的人)喜歡研究外道,或者是本來就學過外道的人,佛教以外都稱為外道,這個外道不是貶意詞,這裡頭沒有把它貶低的意思。加一個『魔』字,說魔外,魔就是貶意詞了,外嘛,就不是我們門內的。佛教是門內,佛教門外頭的就是外道。這裡沒有貶意,你當然就有外頭哇,你在一個社會有外頭哇,外頭的他的一些道嘛,所以外道不是個貶意詞。但是這外和內還是很有分別的,因為再跨一步就是魔了,魔外。再發展就成魔了,那就是確確實實很可怕了!所以,由外道而一步一步深入信了佛的人很多,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是很符合規律的。 中國過去就有孔了、老子之教,當佛法來了之後,中國人就從孔子、老子之教,而轉接受了佛教,這不是很正常、很好的事情嘛!這有一個過程,所以是一個很好的現象。你假定是一個和尚,念了幾十年的經,最後看見了耶穌教的聖經,於是佛教的經不念了,念《聖經》去了,這個就不好嘛!正確的你不堅持,高明的你不堅持,你去堅持普通的,比佛法要淺的、要低的。那就是退步了!退步就不是好事情。當然,並不是說耶穌教不好,但相比起來,沒有佛教究竟。當我們不能夠劃清這個界線的時候,往往你這個三皈依就不清淨了。所以,我們學佛,第一步就是要三皈依嗎,如果連界線劃都劃不清楚,那你三皈依就不清淨了。 最典型的一個例子:我們其中很多人都見過她,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這個人本來非常純正,她也拜過貢噶上師,也開過頂,也是在上師加持之下,能夠到極樂世界,能看到本尊,現在出現的這些特異功能,她差不多都有,什麼人死後在什麼地方?到哪一界了?……她都知道。你有病,她就給看一看,給你吹口氣,你就好了……但是她就是因為最初拜了那個師父(即上面提到的那個某某人),她宣了誓,那個師父傳她一個咒,她必須得念還不敢放棄。她就一直還是念那個咒,那麼這樣的話,她的這個下場很不好。要知道,在北方,有很多人能給人看病、瞧簽,但這些人到死的時候,都有一種同樣的情況發生。北方都有土炕,炕上都有睡的蓆子,往往這些人死的時候把這個蓆子拆成一片一片的草,然後再厲害的吃這個草,最嚴重能到不只吃一床蓆子,要吃掉一床以上,有的最多要吃掉兩床蓆子,就是把這個蓆子吃下去。吃下去之後,這些蓆子從身體裡向外刺出來,全身都刺破了,這麼死掉。這些人幾乎很少有例外的,這下場都很慘!這位老太太,她沒有吃蓆子,可是也拆蒿子,也同樣沒有逃脫那個共同的下場。所以瞧簽、看病以及所謂的奇異功能等等,都有這樣一個下場,這是實事! 我也跟大家說老實話,對於一些事情,我的責任很大。要知道,大家願意找我說法,找我問話,我是很恐懼的,錯答一句話,五百世野狐身呢!(編者按:古有一法師,有人向其問法,因答錯而轉得五百世的野狐狸身,後因得法於一高僧而得解脫)責任很重啊!所以我說的一些事情,都是確確實實的,有事實根據的。這是一個很可怕的情況。 所以,我的第一個雜感就是:我們必須堅持淨信!即是三皈依,就要誠心三皈依。密法上講這個『皈依』,比方這『皈依上師』:就是要做到從此永不皈依邪惡知識。 從前,有一個人叫淩雲,在北京他就有一些言論,於是有人就問我,他的話對不對?我說:『你還打聽他對不對幹什麼,他自己已經報名說他是黑教了,你幹嘛還問他對不對呢?』這個人在美國大紅大紫。就是這樣,大家水平低,所以一貫道竟然成為合法團體,這個淩雲也在美國大紅大紫了……中國人有好些知道的,所謂『黑教』他本來就是西藏原始的地區教,就等於咱們當時的這土生土長的道教一樣的,所以根本不是佛教嗎。 不能再皈依邪惡知識呀!再有,這個『自皈依佛』,就是不能再皈依其他的像穆罕默德、耶穌……等等其他教主了。而『自皈依法』,就是不能再皈依外道典籍,外道典籍就不能皈依了,尤其是專門去研究外道的著作。『自皈依僧』,就是永遠不皈依外道邪眾,這就是說,我們既然受了三皈依,就應當堅持三皈依,受了戒就應當堅持戒。戒不受則已,受了就不能犯,我們必須要好好地把這個戒的本身弄清楚,要自己護持。犯戒是難免的,要很快地懺悔,越快越好,頂好是不出當天。你就在佛前,你真切地懺悔,你也不用告訴人,你要自己從內心的悔改。這個戒要護持呀! 我們既然學了佛,看見這種情況,就首先要從不信而信,從外而內。但是我們既然進了佛教之門,我們對於這個界線要把它劃清楚。這是我們最基本的,稱為佛教徒最根本的意義。 那麼稱為佛教徒之後,我們就要去修持了,修持就是『信、願、行』,『信、願、行』是咱們修行的基本綱要。從幼稚園開始聞到知識,一天天的發展,到現在我們可以到太空旅行了。進入太空就離開了地心的磁場,外太宇宙的很多事情,是前人所不知道的,不是在咱們常識範圍內的。把這個電子、原子、質子以及比電子小多少萬倍的東西……一步步地分解,小到什麼情況呢?是無止境的。(編者按:現代最新科技成果,所發現的最小粒子稱為『頂考克』)這在以前是不在常識之內的。有的人就是『唯常識論』,但現在出現了種種的奇異功能,就把這些個『唯常識論』給打破了,所以顯特異功能也就能起它這個功效。 (黃念祖談外道妖通與佛法神通) 但是,對於特異功能我們要有所警惕!我們要知道為什麼現在出現這麼多的奇異功能?怎麼以前沒有呢?以前都是禁止的!因為奇異功能一出來,徒弟一多就要搞政治了,就要領兵打仗了。歷史上的這類事情很多,都是道法。比如白蓮教、太平天國……他們都興兵,都是藉著這個宗教搞政治。清朝時候有個八卦教,也是依此來與政府打杖。所以歷朝歷代都把有奇異功能的人稱之為『妖人』。他們施的法為『妖法』。都要通過武力予以限制、禁止。所以歷史上不是沒有,現在出現的一些法術,過去都有。有的其實就是變戲法的。比如搬運法,很多變戲法的人都會,這個名子就叫『五鬼搬運法』。現在就有這麼一個人會搬運,最為突出,所以還受到國家優待。其實他的『後台』確確實實就是一個鬼在幫忙,所以叫『五鬼搬運』,一點沒有叫錯。他這個事情就發生在當今,我們把一切問題,只要有,就把它挖出來。 面對外道出現的這些奇異功能,道教也說:我們道教怎麼怎麼樣了,你們佛教徒顯點什麼給我看看……於是有些人就被僵住了。其實,佛法就是跟這些外道不同呀!我們要知道,我們學佛的人是因於一個大事因緣的!一切佛出現於世是因於一個大事因緣的!佛的出世是大事因緣,我們學佛也是應當來學這個大事因緣。那這個大因緣是什麼呢?就是:開佛知見、示佛知見。佛是把佛的知見開示給我們,而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悟佛的知見、入佛的知見。所以諸佛出興於世,唯一為的就是這個大事因緣的緣故。我們學佛也是為了這個大事因緣的緣故。 佛既然把佛的知見開示給我們,我們就應當經過不斷的修持而能悟入佛的知見。所以,面對這些奇異功能,要知道:奇異功能都只是些小術,還不配稱『神通』呢!神通是什麼程度?初果的神通,連『四天下』他都可以知道的。這『四天下』是多少?不但包括整個地球,至少包括一個太陽系,還不止太陽系,甚至於大於一個銀河系。初果的人就能在這樣一個宇宙範圍之內,沒有地方他能看不到的。現在出現的這些個奇異功能現象,跟這一比,實在算不上什麼!這些通,在佛教裡叫什麼呢?它是『聖末邊事』,於我們這個大事因緣沒有關係。你知道天宮上那跳什麼舞,這於你這悟佛知見有什麼關係呢?有很多人就貪看那個跳舞去了,這就大錯特錯了。世間東西你在留戀還留戀不過來,天宮上的事你也愛去了……所以人有時候很愚癡。要知道:這是『聖末邊』的事! 我們學佛就是因於大事因緣,是學心地法門。宗門是不許談境界的!宗門不但不許談這些奇異功能,就是你修持正當的境界也不許談。我到了什麼境界,得了什麼神通……宗門不許談境界,教下只准論功夫。所以也是不講境界的。彼此相見只能談功夫怎麼怎麼樣,你打坐幾個小時?你念的時候心亂不亂?你這煩惱來了之後如何克服?……這些屬功夫之類的問題,教(即教下)只准論這些功夫,而不准談境界。因此這個出發點就不一樣。 第二點,所有我們修持的功德,要回向法界,讓法界一切眾生都能覺悟。我們要使自己破無明開智慧。也就是悟佛知見、入佛知見。我們的功德就在這一方面起作用,因為我們無始以來的罪業是無量無邊的,那麼就要靠我們現在的修持去把它洗乾淨,去剔除消滅掉。所以修行可不是讓你出現這樣或那樣的怪、那樣的奇,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佛教不許拿特異功能來做宣傳。就這一點,我講兩個實際的例子,很有意味。 一個是『南梅』,也就是梅光曦居士(即黃老的舅舅)。現在南方都用他的作教本講『法相』。他兒子親自跟我說的,因為他是修公路的,沿著公路就修到了西康西藏。他就認識一位小活佛,這個小活佛轉世在武漢,但是大家把他找到了,把他連他的父母都接到了康藏。後來我這表弟去了康藏之後,他看見來的是漢地人,很歡迎,把從上海帶來的餅乾拿來請客,他們都很熟。這個小活佛就有兩件事:一件事情,他跟他父母說:『你們趕緊回去吧,這裡快要出亂子了。』後來又說,於是他父母還挺尊重他的話,就離開康藏回到了武漢。等回到武漢後,廟裡就知道了原因,知道這是小活佛說的結果,於是這個寺院裡管戒律的叫『鐵棒喇嘛』,連小活佛一樣打,很是嚴格教育。他把這小活佛打了一頓,不許洩露!你預知,預知了但不許洩露。 被打了一回,但打了一回還沒有改過來,一天小活佛在寺院門口玩,他還是小孩嘛,一個騎馬的人從寺院門口走過,一看小活佛在門口,他趕緊滾下馬,向小活佛禮拜。小活佛就對他說:『你還在外頭玩呀!?你還不趕緊回去,你們的敵人已經帶著隊伍來打你們了。』這有多大的危險,趕緊走,這人跳上馬趕緊回去了。趕回去後就集合大眾,把這一切武器都派上人準備,剛剛準備好,敵人就來了,因為有備所以無患而沒吃虧。於是,他就很感激這位小活佛,為了感激活佛就帶了很多禮物來去給活佛送禮、磕頭、道謝。寺院把這些都收下了,等客人都走了,鐵棒喇嘛又來了,又打了小活佛一頓。 雖然這都是小事,但好事也不許!為什麼?這有個極深的道理。因為這種神通,妖魔鬼怪也都有。那麼有的人說:我必須先修出神通,我靠神通來弘佛教,這根本就錯了!!這個思想本身就不是想弘法,他就是想敗法!!很多人都有這個思想。有人說:『我必須要有神通,我才能去弘法。』極端的錯誤!!不許的!!只有在臨終的時候,才能顯現。我的老師告訴我一點,不出十天就往生了。夏老師給我洩露,談他的常寂光,沒有到十天就往生了。所以,不是隨隨便便就把這個對人宣說的。更不能拿這個吸引人!因為這樣的話,你們知道魔的神通有多大麼?魔跟天帝打杖的時候,天帝是打不過他的,(天帝在佛教稱『帝釋』,在外道叫『玉皇大帝』。)帝釋打不過,就用法器去修法,一修法,魔軍就敗了。魔軍敗了之後,他領著八萬四千魔軍,(能夠藏身在一根藕絲裡頭,藕絲多細呀!)就在一根藕絲裡頭藏下了。這是魔的神通。如果靠神通來弘法,那魔也可以說,『我就是佛,我有種種神通顯給你看……』我們是要慈悲,魔是不慈悲的,有的只是嗔恨。我們要覺悟,要大智慧,要明心見性。魔如果能明心見性,他就不是魔了。所以大家要知道,在咱們禪宗二十八祖裡頭,其中有一個祖師先前就是魔。他在祖師前開悟了,於是成為接法的一代祖師。他也由魔變成佛了。這個力量是無限大的,不是說弘法都要說神通。那帝釋還打不過魔嗎,還要靠佛的法寶。天的力量還戰勝不過阿修羅王。 至於說到『通』,有各種的通。頭一個是『妖通』。就是不正確的『通』。由於他修的是邪定,他就得到邪通,我們稱之為『妖通』。 『修羅』分:畜修羅、鬼修羅、人修羅、天修羅……『六道』中有『修羅道』,但有的把『修羅道』取消了,分在其他道裡頭了,稱為『五趣』。比如《無量壽經》稱為『五趣』。『天修羅』最高了,最低是『畜修羅』。所謂的『仙』之流,實際上就是『畜修羅』。有些鬼、鬼神也是『鬼修羅』,都屬於『修羅道』。他們的確是很有神通,凡外道都有這種經驗。所以練道家功很怕你開鬼脈、開鬼眼,這個是壞事。一旦開了,你就可以見鬼了,可以往鬼道中隨便去了,有鬼的通了!你要到哪就到哪兒,種種的,這是一種可怕的不好的現象。 另外一種是『術通』。就是靠法術而顯通。比如他能畫個符,或者憑其他方法能解決問題。但他本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本人沒有什麼覺悟,只是他有點法術,稱為『術通』。這是不究竟的。像『祝由科』就是『術通』。我舅公梅光曦,他在廣東做官,他長了個瘡,正好省長要來巡察,他是一個區的區長,一個專區的行政長官,省長要來巡察,他正在長瘡,如果不去接待,兩個人之間就會產生誤會,人家省長就以為你對他有意見呢。可是要去接待,卻腿上長了瘡……於是他就找了個『祝由科』。『祝由科』說: 『好!我能給你解決問題,你要多久才辦完迎請之事?』 我舅父說:『連接風帶陪同,要兩個月才能把省長送走。』 『好了!兩個月之內,你儘管去辦事,保證在這段時間內沒事!』 『祝由科』在湖南很流行,他就是用『祝由科』的術把這個瘡一下子搬到樹上了,樹上就爛一塊,可人卻好了。 我舅父果然把這事辦完了,都很好。回來之後就跟他商量說: 『你能不能不搬回來呀?』 他說:『不行,非搬回來不可。搬回來之後在你腿上再治。』 這都是術通,靠一個法術能夠把你的問題暫時解決一下,但是還必須得搬回來。也就把說,通過法術,能把這時間給你錯一錯。說到的很多特異,其實就是把時空錯一錯的結果。現在北京有個最有名的人,紅的發紫的一個氣功師,有個人從遠道來請他看病,確實是病給看好了,剛一到家就死了。大家聽到『祝由科』和這些事情,就會明白這些事情都是很勉強的。你病是好了,壽命完了,到家就死了。這些事情我們要有所瞭解。 所謂『神通』,阿羅漢從初果起都有通。禪定之中也可以發現一部分通。二果勝於初果。一個阿羅漢就可以瞭解三千大千世界以內的事情。這個宇宙大的不得了,能瞭解三千大千世界,但是他不能瞭解三千大千世界以外的事情。所以阿羅漢不聞他方佛名子,另外一個佛土、另外一個三千大千世界是什麼,他就不知道了、他就不究竟了。地上菩薩就高了,初地、二地、三地……到十地,這就屬於『神通』。 現在出現的這些奇異功能,不能稱為『神通』。相比之下那就太渺小了!所以這些特異功能都稱為『聖末邊事』,而我們真正修的是『慈悲和智慧』、『悲智雙運』,這才是我們的根本!所以在這個『神通』之上就是『道通』。 我們這個『無住生心』就是道通。心中無所住而生其心,明明朗朗,一念不生。無量恆河沙的妙用,才為『道通』。這個才真正的高哇!那麼有人會問:佛的神通呢?那就要比剛才說過的阿羅漢神通、菩薩的神通要高得多了。不僅僅是如此,佛獨特的稱為『佛神通』的,就是『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呀!能讓你、直指你,讓你自己能見到自己的本性,能成佛。所以,佛的大事因緣也就是:開示佛的知見,讓眾生悟入佛的知見。佛的神通也就是這個,佛的神通也就是如此。 我們對於當今出現的種種奇異功能,過去大家沒有聽到過這麼多,忽然聽到很多,便有些個驚訝。其實這也很自然。如果把他道破了,那也就是這麼一回事罷了。 當年,在孫權那個時候,佛教剛剛傳來中國,《無量壽經》就是當年在孫權那邊翻譯了一部,稱為『吳譯』。孫權在佛教來中國的時候也開過會議的,他說:『我們這很好嗎,要不要佛教來呀?』 […]